沒有人察覺
課室的玻璃窗上
塵埃覆蓋了昨日的水漬
誰曾經向自己的影子呵氣
誰用手指重覆著
一個濕漉的名字
水滴總是溢出筆劃末端
在窗上開鑿了
一道一道筆直的運河

半邊人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